I Never Compromise 泰隆x卡西奥佩娅 24

2019-11-06 17:01:55 电力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I Never Compromise 泰隆x卡西奥佩娅 24

  第三十章 十七岁 她的抉择

  德玛西亚城堡川堂被群众与媒体挤得水泄不通,大批记者守在川堂末端的大理石长阶前等待著什麼,镁光灯从没间断过,像是即将有什麼大人物会出现一样。现场还充斥著记者的播报声,诸如「德玛西亚与诺克萨斯的外交危机更难分难解了……」、「卡西奥佩娅小姐遇袭失踪已经进入第八天,生死未卜……」、「目前尚不明了犯人动机,也并未提出任何勒赎要求……」、「光盾家族将会如何处理复杂的情势?」、「嘉文三世的脸色非常难看。」、「这次的会议将决定整件事情的处理程序,究竟……」

  忽地,两列德玛西亚皇守军振步而下,将大理石阶梯前的记者们推至两侧,净空出一条路。现场所有人见状而屏息以待,数秒后,出现两人,由二楼出口进入阶梯而缓缓步下。此时,更剧烈的喧闹声伴随著镁光灯充斥了整座川堂。

  其中一位男子,身形高大挺拔,戴面罩,身著暗色军服,肩披镶银边斗篷,腰间挂著一把刀,红发、绿眼,一言不发地走进刚才皇守军为他开辟的人墙小路。

  「杜.克卡奥将军!能否请您说明今次会议的结论!」一位记者奋力突破重围,冒著被皇守军驱离的风险,伸出麦克风。

  杜.克卡奥将军停下脚步,冷冷看了那记者一眼,面罩下的表情令人无法看透。


  「我与皇子皆有共识。」他站姿直挺、神色自若,完全没有一丝忧虑在脸上,接著说道:

  「婚事暂缓,救人优先。」

  此话一出,群众一片哗然。

  「嘉文四世的意思是取消婚约吗?!」

  「这同样是最高指挥部的意思吗?!」

  「搜救毫无进展!」

  「诺克萨斯不会对此采取军事行动吗?」

  「为何两国异常冷处理!?」

  「贵千金失踪已超过七天了,请问您认为她仍活著的机会有多大?」

  唰————

  一把匕首俐落地划过该记者的侧颈,细血滴流而下。持刀者,是随侍在杜.克卡奥将军身侧的诺克萨斯红发女军官,联盟英雄.卡特琳娜。


  「到此为止。」她举著匕首,朝周围的群众警示性地划了一周,与她父亲相同的碧绿眼眸正溢著凛冽的杀气,四周顿时一片鸦雀无声。

  将军见状冷笑了声,斜眼瞪著那位早已吓得浑身发抖的记者说道:「与其浪费时间在这问些毫无意义的问题,不如想想你们该如何动用媒体的北京那家医院看癫痫最好力量找到小女,懂麼?」

  语毕,杜.克卡奥将军披风一甩,领著卡特琳娜头也不回地离开,所有人见状皆识相地让出一条路,现场再没人敢拦他们问一个字,留下记者们低声议论纷纷。

  德玛西亚城前广场,将军与卡特琳娜在广场的雪白大理石砖道上无疑是显眼的存在,低调奢华的暗色系诺式军衣与德玛西亚的明亮系建筑风格显然格格不入。但尽管身在敌邦,两人却处之泰然。

  卡特琳娜晒著一头艳红的及腰长发,步行的姿态轻盈如猫,但一身的行头却著实散著令人不敢领教的危险气息,加上她左眼的刀疤与那不必拔刀就能杀人的眼神,就算是对诺克萨斯恨之入骨的德玛西亚人,也没人会蠢到去招惹她。

  「辛苦你了,卡特,联盟事务繁忙还得劳你跑一趟。」将军对身后的她说道。

  「就算必须杀翻那些召唤师我也一定会来。」她叹息,面色凝重。「这一切真的太吊诡了,哈尔滨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父亲……」


  「这就是为父坚持亲自到德玛西亚的原因之一,太多事情需要调查。」将军拉下面罩,低头点了根菸,吐出的泊泊白烟随风飘散。

  「我不懂……事情为何演变至此?」她快步至将军身旁,露出无奈的神情看著他。「为何要让卡西嫁给嘉文?为什麼?」

  「为父自然是千百个不愿意,但那是她的决定。」将军神情肃穆,贯是挂在脸上的淡笑在此时也褪去几分。

  她闻言而陷入沉默。自从德玛西亚海军DSS船舰遭袭事件,身为诺克萨斯的联盟代表,她便不断透过战争学院的管道来替国家平反,但国际舆论仍是一面倒的状况。诺克武汉治癫痫病好的医院在哪萨斯基於数十年前签下的和平契约而并未在第一时间以军事力量论事,此时,身为国际特使的卡西奥佩娅便身负重任,带领大使团前往德玛西亚展开协商与调查。没想到商议的最后结果,竟是以政治联姻来巩固两国的和平。

  她在联盟得知了这个消息,瞪著电视而瞠目结舌好一段时间才回过神来,她发了疯似地不停向联盟中的英雄与召唤师们确认这个消息的真实性。

  「我不认为卡西会做出那样的决定……」她忿恨的眼神带著罕有的怜惜。

  「为父自当亦同。」

  「那您为何要坐视不管?!」

  「事出突然,情报太少,不宜贸然行动。」

  「而嘉文又为何在事发后爽快地取消婚约?」她咬牙,压抑著内心莫名的怒火。

  「不知道,但那可能是目前唯一的好消息。」将军裂嘴一笑,继续说道:


  「别让情绪蒙蔽了视线,你得好好想清楚,真正的敌人究竟是谁。」

  「敌人……」她眉头深锁。「不就是该死的德玛西亚!」

  「呵呵,他们也只不过是被利用的棋子罢了。」

  「那麼谁才是幕后主使?!他们到底有什麼企图?!」

  「对方的目的并非挑起战争。」将军吐著白烟,眼神沉了下来。

  「而是从中得利。」

  「……何利之有?」卡特琳娜疑惑地望著父亲。

  将军淡笑著说:「这才是我想知道的。」

  「我巴不得将他们碎尸万段!」她握紧拳头,愤怒地说:「管他是谁、想干什麼,胆敢把主意动到杜.克卡奥家头上,便是跟我卡特琳娜的刀过不去!」

  「对方自然是有绝对的体悟,亦有相当的实力。」将军吐出最后一口菸,而后一脚踩熄菸头。

  天色渐暗,两人来到德玛西亚东城门,夕阳将他们的影子拉得长长的,渐起的晚风吹得卡特琳娜的长发与将军的斗篷徐徐飞著。


  「女儿,记住为父交代过你的。」

  「是。」

  「善用联盟英雄的身分,从战争学院之中获取情报。」

  「是。」

  「最重要的是,你是杜.克卡奥家与诺克萨斯的象徵,你的所作所为都将影响我们的未来。尽好你的本分,巩固我们在瓦罗然大陆上的声与势,懂麼?」

  「是……」

  她是杜.克卡奥家族唯二的继承人,但她血浓於水的妹妹现在却毫无音讯、生死未卜。以往帮助将军执行密令的泰隆也已经不在了,层层的重担压在她肩上,令她感到更加无力的是,她依照父亲的意思在联盟中为国家奋战,但渐渐的她也发现,家人的处境却变得更加危险。

  对於现况,她从不怨怼,在踏入联盟的那一刻,就早已做好万全的心理建设,随名气而来的重责大任和必要的牺牲与风险她不可能不清楚,但真面临这天时,却难掩内心的沉重。

  『他一定知道些什麼……但他为什麼要离开?』她内心如是想,却没说出口。

  想起那天在战争学院外遇见泰隆,倘诺他的离开是因为背叛,他又为何不在当时一刀割断她的喉头?她仍百思不得其解。但她没告诉父亲这件事情,也许是下意识还对他抱有一点点期望。

  夕阳将德玛西亚壮丽的城邦染成一片红,两人步出城外,坐进马车,往边境山林的事发地点前进。

  稍早——

  清晨,森林的薄雾环绕著木屋四周,微冷的气息飘进窗里,卡西奥佩娅缓缓睁开眼,下床后,轻手轻脚地打开房门。

  泰隆靠在门边打盹,她禁声凝视著他的面容,好久以前,她总爱像这样子,起了个大早,偷偷盯著他的睡脸瞧,其实,她很好奇泰隆是如何站著睡觉的。

  「你醒了。」

  泰隆早已意识到她的靠近,微微睁眼看著她,一对水亮明眸映入眼帘,她的身高正及他的胸口,便一把将她拥进怀里。

  她靠著他的胸膛,心想他依然还是以前的他,就算再累,也都能在她靠近的时候醒来。倘若未来的每一天,睁开眼,第一眼见到的人都是他,那该有多幸福呢?


  「卡西。」他紧紧地环著她,但唤她名字的语气却带些愁虑。

  「嗯?」她昂首看著他。

  他凝视著她的双眼,静默了好一段时间才开口:「杜.克卡奥将军……在德玛西亚发表声明。」

  她一听到父亲的名字,眉宇极是纠结,欲言又止。

  「昭告天下……他会亲自找到你。」他的双手移至她肩头,神色黯淡地说著。

  她忧心地看著他,紧抿下唇而不语。

  世上没有杜.克卡奥将军追踪不到的事物,这是他们再清楚不过的事情。就算他们现在启程,逃到天涯海角都无法躲避将军的追踪,这对泰隆而言无疑是一道生死关卡。

  但最令他感到不安的并非是自己的性命安危,而是他心知肚明,为了安全著想,必须赶紧让她在他与将军之间做出选择,回去?或与他远走高飞?

  「泰隆……」虽然他没有明说,但她心里明白,是时候该做出抉择。

  她望著他,那一贯冷酷、面无表情的面容,却仍能发现深红眼眸中暗藏的郁结。他是不是正期盼她能回答「我们一起离开这里」?他是不是正在做最坏的打算?她的答案会不会使他们再度分开?


  她不愿他担忧未来彼此的共路,无论如何,她绝对不会选择离开他。

  但她不舍,倘若真要选择逃得远远的,在未知而无止尽的旅途中,泰隆必定又会为了保护她而身陷险境,他们绝无安逸之日可过,可谓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

  她踮起脚尖,轻吻了他的下巴,双臂将他紧紧环住。

  「我希望你明白……」她细声地说著,眼神温柔而深婉。

  「你不是一个人。」

  她伸手抚著他的侧脸,像在安慰个孩子一般。而他听见此话之时竟为之一愣,那一瞬间的波澜,似乎将他奋力维持的冷静都冲散了。

  「从今以后,别再将所有的压力往自己身上揽,好麼?」

  她微笑,双手勾著他的脖子,四目交接之时,他近乎要觉得自己快要不是自己。她的话语为何能轻易地突破他高筑的心墙,一直以来,他视守护她为己任,无论是从前的回忆或是未来的路途,他都不可能再放开这道坚持。而她此时的意思,难道是他心中最坏的设想吗?

  「泰隆,我们一起回去,好不好?」

  她果然这麼说了,她果然选择回到父亲的身边。

  但,他怎麼可能还回得去?


  「我会送你回去,但我……」

  亲口对她说出「送你回去」这四个字,让他感到浑身上下、由内而外都有如被烈火灼烧般难受。

  但她以手指抵住他的唇,要他别继续说。

  「别担心。」她微笑著说:「你不会有事的,我不会让你有事。」

  他蹙著眉说:「你知道将军不可能给我活路,我不告而别必定造成他许多麻烦,而我现在同时也是绑架你的凶手,他能不视我为叛徒麼?」

  更何况,他现在的样子,还算得上将军心中「优秀的刺客」吗?

  「泰隆,听我说……」她看著他,眼神坚定地说:

  「父亲在等你回来。」

  他闻言,愕然地盯著她,想反驳,却又不知道该说什麼。

  「我每每看著父亲必须亲自执行那些只有姊姊、你与他才办得到的危险任务,虽然不会表现在我们面前,但我知道,他一定会想『要是你在就好了』……」

  「我也知道,姊姊加入联盟之后,少了她,几乎所有的国内政务、刺杀、最高指挥部的繁事与会议都……而我能为父亲分担单的,就只有情搜与反谍。」

  为何将军没派人来杀他?

  为何卡特琳娜当时没乾脆地杀了他?还对他说了那麼多?


  「若不回去……我无法想像会有多庞大的重担压在父亲身上……」

  她紧紧地还著他,要他放心、要他相信那些他认为完全不可能的事情。虽说她自己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她亦无法百分之百断定将军对泰隆的看法,这是一场赌注,这赌局并非仅仅考验著两人,而是整个杜.克卡奥家族的未来。

  「但那纯属推测,对吧?」泰隆低著头,让双眼陷入那深褐头发的阴影之中。

  「你其实也想回去吧?泰隆。」

  他的眼神充斥著无奈,面对她的百般说服,此刻他的内心就有如赤身在寒冬中,好不容易盼到了一丝阳光,但却早已冻得毫无知觉,看著映在掌心的光芒,却怎麼也感觉不到一点温暖。

  但,那光芒却是他唯一的希望。

  他眉头深锁。

  还能回到过去吗?还能在守护她的同时为杜.克卡奥将军效命?他认为那些都仅仅是愚昧的想像而已,毫无可能。但若能允许他说出心中最深切的盼望,他的确非常非常想回去。

  「放心,你不是一个人……」

  她温柔地吻了他。


  「尸体都移走了,但我交代他们要保留现场。」

  卡特琳娜与将军来到事发地点已是深夜,现场一片狼藉,四周的森林被烧得焦黑,道路上的散落著器械与残破的马车厢,还有那溅得四处都是却早已乾涸成深咖啡色的大片血迹。

  「去确认过了?」杜.克卡奥将军手持提灯,小心翼翼地探察每一处。

  「是,但……」火光映出卡特琳娜左眼的疤痕,她微微皱眉,接著说:「所有士兵身上都带著些许的打斗伤痕,但致命伤却同样来自喉前的一刀毙命。」

  「对方是训练有素的杀手。」将军翻开了破碎的马车,心想这大概是卡西奥佩娅最后被劫走的地方,他在扫视车内的同时发现落在地板上的一把匕首。他将之拾起,嘴角勾起一抹淡笑。

  「父亲,是卡西的鞋子。」卡特琳娜在不远处喊著。

  将军把匕首收进斗篷,离开马车,踏过玻璃碎片发出喀擦响,来到卡特琳娜身旁。他举起提灯,照亮了那散落两处的高跟鞋。

  「她可能还活著。」火光烁烁地照亮将军肃穆的神情。

  「而且还可能是自己逃走了。」卡特琳娜接著说。

  「这很难说,脱掉高跟鞋或许是方便奔跑,但以当时的情势来推测,要独自逃跑的可能性并不高。」将军环视著周围焦黑的枯林。


  「能推断她逃跑的方向麼?」卡特琳娜托著下巴。

  「太难,时间过太久了,足迹早已消灭,但更吊诡的是,这里混乱得令人匪夷所思。」

  「既然目的是绑人,为何要纵火烧山?」

  「而且为何会有这麼多种打斗的痕迹?」卡特琳娜轻瞬到一个焦黑的巨型坑洞旁,弯腰观察著。

  「散落一地的细箭、匕首、羽毛、刀片……呵呵,这到底是什麼情形?」将军一说完,眉头一挑,发现了地上有些微的血迹不太寻常。

  「咦?」她又轻轻一跳,瞬回将军身旁,蹲低身子盯著那些血迹瞧。

  虽然经过数天的风吹日晒,那些血迹可说是淡得快要看不见,但依然逃不过两位刺客的敏锐视线。那些血,由高跟鞋遗落处不断滴流至焦林之中。

  「由这找吧。」

  卡特琳娜举起提灯,往漆黑的林中一照。「父亲,那是……」她眯起双眼,发现综错黑暗的森林之中似乎有些动静。

  将军冷静地盯著黑暗的森林,卡特琳娜同时将两把佩刀俐落地拔出,禁声警戒。

  随后,黑暗焦林之中奔出一位少女,在那瞬间,卡特琳娜双眼圆睁,狂奔至她身边将她紧紧搂住。


  「卡西!!」她激动地大喊,将她抱得死紧,眼角溢出了一滴泪珠。

  「姊姊……」

  「你为什麼会?!太好了……你没事!」

  但她还来不及问出满腹的疑问,一声冷冽的金属声「唰--!」地响起。

  她们同时看向声音的来源,只见拔刀的杜.克卡奥将军裂嘴一笑,举直刀刃的瞬间绽出了冰冷的杀气,而刀刃正对著森林之中缓慢步出的另一道人影……

  泰隆。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 沈阳癫痫病医院 癫痫治疗 山东癫痫病医院 陕西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陕西治疗癫痫的医院 陕西治疗癫痫医院